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 法制 >> 正文

​上海旌逸集团被曝涉嫌违规自融 影响不亚于e租宝

添加时间:2017-11-16•阅读:人阅读

以高年化收益率、观光旅游、养生讲座等为优越条件,以控股亦或裙带项目为噱头,以上市为自己信誉背书,理财公司、关联项目、融资租赁等多方分工合作,以左手倒右手玩自融的方式,向以中老年群体为主的不特定对象吸揽巨资。

这个由孔祥友打造的以上海旌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旌逸集团)为核心的金融帝国,风头正盛,目前已涉猎多个行业,但万变不离其宗--资金。

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旌逸集团目前主要的资金来源于70余家吸揽分公司、门店。如果资金链断裂,可能会引发系列连锁反映,其不亚于另一个e租宝。

上海旌逸集团被曝涉嫌违规自融 影响不亚于e租宝

  高收益揽资

上海旌逸集团最早成立于2011年1月,曾用名上海龙张进出口有限公司、旌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现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孔祥友。

据其自公开资料显示,现已发展成为一家以实业投资为导向、以个人资产管理、金融市场、汽车贸易、文化娱乐、光电新能源、房地产等为主的投资集团。

2014年8月成立的上海人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人宇资产)宣称上海旌逸集团旗下产业,二者注册资本同等,且法定代表为同一人。有人说,人宇资产是孔祥友等人另外打造的一个融资平台。

目前,两公司以上海为中心布局在全国多地的大小理财分公司、门店70余家,且有不断增开之势,据称拥有员工数千人,以债权出让、融资租赁为主业。

有员工告诉记者,旗下大部分理财门店基本都经营着同样的业务。从其散播的一些传单来看,债权利率表(A产品)、融资租赁利率表(B产品),月月盈、单季盈、四季盈、年年盈等各种年化收益率套餐,非常详尽且极具诱惑据了解,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推出的各种投资理财套餐年化收益率一般从7.8%-16.2%不等,几乎高于银行理财同档金额和期限的理财产品收益的2倍。

除了约定或承诺高额收益之外,组织观光旅游、搞活动拉感情也是屡试不爽的揽客套路。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标准不等的邮轮境外游每年组织的次数比较少,而且名额数量有限,先到先得,而国内游就组织的相对频繁。

据知情人士透露,组织客户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当属武夷山风景区,一则那里有自己的吃住酒店,二来是想让客户到自己旗下的光电产业考察观光一番,以此彰显一下自己公司实力。

欢乐尊享月返现,也是其旗下业绩较好门店的揽资杀手锏,即除正常每月派息外,签约刷卡当日客户可以领到基数不等的返现红包。

除前述模式之外,定期邀请参加聚餐、养生讲座、理财会,逢年过节送些小礼品等感情联络,其目的基本都是让新老客户买理财产品或追加投资。

为了博取投资者的信任,公司上市,成为旌逸员工向客户推介理财项目时的口头禅。有投资者告诉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可以找到一两条关于其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签约上市的消息,但这些信息真假难辨。有员工对投资者解释,公司走的是借壳上市流程,目前一直处于封闭期,一些具体信息暂时还查不到。

值得注意的是,人宇资产的上市,实际上就是该公司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股权挂牌,而非主板或创业版的股票发行。

  或涉违规自融

在对上述有关情况进行调查了解期间,有门店员工向记者介绍,公司总部每年都会推出两三个让客户投资理财的项目。目前上海多家门店正在大力推介的是一个名叫广德县日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德日泰)的项目,声称融资额为7亿元左右,这也是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推出的第一个融资租赁项目。

资料显示,广德日泰于2016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同年9月,上海旌逸集团旗下产业且以孔祥友为法定代表的福建旌逸鑫泰光电有限公司(下称旌逸鑫泰光电)对它实缴出资100万元。

对该项目,内部员工坦言,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原本不具备融资租赁资质,是公司跟上海万悦融资租赁公司(下称上海万悦)合作运营的,客户把投资款通过POS机刷到上海万悦的账户,上海万悦再把钱转付给旌逸鑫泰光电,然后广德日泰从旌逸鑫泰光电定向采购或租赁产品、设备。

不可否认的是,上海旌逸集团旗下的旌逸鑫泰光电注资成立的广德日泰被自己旗下的人定资产以融资租赁项目向社会融资,为了规避相关法规,表面借用上海万悦的资质和帐户过桥,而实际上客户的一笔笔投资款又被转给了旌逸鑫泰光电。

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结合相关材料和其员工所言,其行为就是典型的自融玩法。

作为外借资质的上海万悦,如果真是仅仅从中挣点管理费,事情或许就简单很多,然而事实背后的故事却并非如此且出乎人们的想象。

资料显示,上海万悦的法定代表、董事长名为张雪,而孔祥友却在该公司任职董事。另外,上海万悦股东之一的上海屹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不仅同为张雪,而且它的联系方式跟上海旌逸集团竟然为同一部电话号码。

不仅如此,有证据表明,与上海万悦法定代表同名的张雪,在与上海旌逸集团有关的公司里先后有多个身份。

  关系错综复杂

在推介广德日泰融资租赁项目的同时,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曾经主打经营的债权出让并没有停止推售。记者调查得知,2017上半年,其旗下门店经营的债权项目叫黄石市孔府佳人,债权标的1300多万元。

黄石孔府佳人,准确名称为下陆区孔府佳人娱乐会所。资料显示,2016年4月,由个体工商户黄石经济技术开发区孔府佳人娱乐会所变更而来,以经营KTV娱乐服务为主,经营者由当初成立时的李斌变更成现在的易会者。

而根据湖北当地媒体报道,今年4月12日凌晨,接到举报的黄石下陆警方突袭与孔府佳人同名的KTV时,竟当场抓获30名涉毒人员。

在上海旌逸集团简介册上,孔府佳人被标注为自己的合作伙伴。而在《旌逸人》内部刊物和该公司网站上,孔府佳人却被标注为旗下门店、产业。

李斌、易会者与上海旌逸集团之间的关系更为微妙。资料显示,李斌2016年5月之前在以上海旌逸集团为股东的上海旌逸实业有限公司任法定代表。同年9月,李斌在旌逸鑫泰光电任监事至今。

据调查,除曾任广德日泰法定代表之外,易会者还分别是上海旌逸集团旗下产业上海乐其食品、武夷山旌逸大酒店等有限公司法定代表。

据材料显示,在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2016年推介的融资金额为3000万元的杭州麒杨文化娱乐、注册资本为300万元的上海维多利顺风娱乐两个债权噱头中,李斌、易会者、张雪等人的法定代表、监事等身份曾不断轮番登场,尤其是杭州麒杨文化娱乐才刚刚被变更到自己人名下三天,就被作为债权项目推出进行融资。

业内人士指出,根据国家有关法规要求,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理财、担保类公司都禁止与其推介的项目有关联或利害关系,否则就可能涉嫌自融。

业内人士分析,结合孔府佳人、广德日泰、上海万悦与上海旌逸集团,李斌、易会者、张雪与孔祥友,从公司到个人,不难发现他们之间的关联错综复杂且非同一般。

就前述问题,8月3日之前,本报记者多次与上海旌逸集团取得联系提出采访请求,但未获回应。

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结合上述产品项目实情及旗下分公司、门店的现实经营,上海旌逸集团人宇资产的行为涉嫌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构成要件。

  曾被多次查处

知情人士表示,50万元、100万元,甚至几百万元的客户投资,虽然对上海旌逸集团理财门店员工而言已是司空见惯,但是业绩对比之下,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去做市场揽客户,虚构事实、散发传单、电话联络成为他们拓展市场的必要方式。

事实上,上海旌逸集团在经营过程的部分违规行为,曾被上海市有关部门多次予以查处。

资料显示,2015年7月,因隐瞒重要事实、诱骗投资者作出错误意思表示订立合同,上海旌逸集团被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罚款2.6万元。同年12月,又因非法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检查总队罚款20万元并责令改正。

2016年10月,因其在网站上设计制作、对外宣传没有事实依据的中国3·15诚信企业称号,且在其经营场所摆放自行编造该荣誉铜牌、证书,再次被上海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罚款2万元。

2015-2016两年期间,该公司因各种不同违法违规行为被上海有关部门处罚高达五次之多。

据其员工透露,旗下很多门店也都有一定的业绩目标。一些开业时间长、位置比较好的门店每月业绩可以超过2000万元,一般门店的每月正常业绩可以达到1000万元左右,业绩差的门店每月也可以融到300-500万元左右。

据知情人士粗略估算,即使按其旗下业绩较差的门店为标准,上海旌逸集团每年以不同投资项目为噱头向社会不特定人群融资的金额也将高达数十亿,正在形成一个几近脱离现状、较为庞大的金融帝国。

平均年化在12%左右,加上一些旅游、红包返现等系列活动,仅客户这一项的成本支出将达到14%左右,还有一线员工、相应主管、大小总监等相关人员的各项相应提成、薪水支出在6%左右,再加上门店租金、装修、日常运营等各种费用合计,每年支出的总成本或将达到甚至超过其融资额的30%。有人给一些线下理财行为概算这样一笔账。

有专业人士指出,如此高成本的资本运作,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或发生资金链条断裂,偶次引发的连锁反应很难预料,其不亚于另一个e租宝。

业内人士表示,成立多个旗下公司绕圈圈的目的,就是为了左手担保右手方便,且容易导致填上一个窟窿而挖出另一个窟窿,诱发资金断裂。所以,对自融项目而言,风控,几乎就是形同虚设。